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互联网时代,你知道哪些冷门但好用的自媒体平台!?

来源:帅客 2020年06月19日 14:09

引流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不管企业是什么行业、做什么产品,都离不开流量。引流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转化和变现,

企业在引流渠道的选择上,都有会有一种从众心理,认为热门的引流渠道就是好的,对于那些冷门的引流渠道视而不见。


然而事实是,那些冷门的引流渠道流量并不低。而且冷门的引流渠道往往操作难度不高,只要利用好冷门的引流渠道,企业就可以获得大量的流量。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过帅客这个平台,挺冷门的一个渠道,门槛没有那么高,也没有那么多的要求,但是这里的粉丝却是很精准,流量也是相当的大。至于怎么操作,就是简单注册和发文就可以了,长期坚持收获是非常大的,是一个轻松且零成本的引流渠道

之所以说帅客是一个零成本的引流渠道,是因为帅客目前发文是不需要费用的,而且企业在上面发布商业推广信息,还可以带链接、二维码、联系方式,以及公司的logo。

另外,帅客的整体流量其实是不错的,不管是从权重还是自带的流量,都是相对来说不错的。

目前不少主流媒体不仅推广费用高昂,而且发文规则也是相当严格了,大多已经不能添加联系方式了,这无疑给企业宣传引流增加了难度。



做过互联网推广的都知道,软文发稿只有带上联系方式才能达到一定转化,引流效果才会更加明显,如果只是单纯的曝光是无法满足营销宣传推广的需求的。

由此可见,选择一些冷门的引流渠道是当下企业宣传渠道不可错过的选择,不仅帮助企业解决了企业引流渠道少的问题,还解决了企业宣传费用的问题。如果你也想要利用自媒体赚钱,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错过每一个引流的渠道。你们觉得呢?




相关推荐

公寓租房,产品是核心竞争力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得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8月11日 11:18

快递“最后一公里”三国杀,丰巢为何此时举起镰刀?

本篇文章3322字,读完约9分钟丰巢成为过街老鼠,不仅用户群起而攻之,连业主委员会也加入声讨。让用户免费使用了5年的丰巢,为何突然选择此时向用户收费?直接起因源于丰巢4月30日新推出的会员服务,要么会员用户每月支付5元,智能快递柜免费保留7天,要么非会员用户只享受12小时免费保留服务,超时部分,每12小时收取0.5元费用。就是这五毛钱引发了一场舆论混战,于熟悉互联网模式的人来说,或许早有心理准备,但于普通人而言,这突如其来的收费则难以被接受。不出意外,我们可以判定,丰巢这次是绝不会妥协的。原因就在于,当用户与丰巢隔空开战时,一个消息被忽视了。5月5日晚,顺丰控股发布了一份公告,内容涉及丰巢系与速递易的收购交易。如果按照当前的方案,一旦交易完成,国内最大的两大快递智能柜企业将合二为一,并由丰巢系主导。据媒体报道,新丰巢的市场份额近70%。这也就不难理解,丰巢为什么可以傲娇的喊出“你可以选择不用”!如果再深入探究,5毛钱背后的利益格局超出想象。顺丰的战略布局、最后一公里的争夺、电商的角力、快递的行业变革等等,都可以从中找到影子。“最后一公里”之战2015年,顺丰联合申通、中通、韵达三大快递公司和物流巨头普洛斯成立了丰巢科技,随后智能柜开始出现在全国的各个小区。彼时,顺丰占比35%,申通、中通、韵达各占20%,普洛斯占比5%。一个行业中,同行难得如此团结。同一年,另一个阵营同步诞生。阿里旗下的菜鸟网络联合中国邮政、圆通、百世汇通加大力度布局菜鸟驿站,以实体自体网点的业态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单从成员来看,可谓泾渭分明。需要注意的是,当年,成都有一家上市公司推出的速递易智能快递柜已经在全国耕耘了3年多,扩张到79个城市,布放网点超过3万个。之后的故事,基本就沿着这三条线演绎。不到两年,最初的格局就出现第一次大变化。2017年1月份,丰巢进行了A轮融资,钟鼎投资、鼎辉投资等风投机构入场,原股东追加。但值得注意的是,本轮融资中,中通并未增资,申通2亿元的认购权只行使了一半,也就是1亿元;另外,钟鼎投资与普洛斯有着直接关联,普洛斯的CEO梅志明是钟鼎投资的创始人之一。2017年6月份,菜鸟与丰巢爆发了互相封杀大战。仅仅被爆出一周后,菜鸟迅速投资了速递易,而中国邮政和复星也在较早时间成为速递易的股东。明星巨头的加入,很快使得速递易和丰巢成为智能快递柜市场的两大玩家。事情远不止于此,阿里与菜鸟一边推动菜鸟驿站的扩大,一边入股速递易,还腾出一只手不断挖丰巢的墙角。到了2018年,通达系全面撤出丰巢,投入阿里阵营。2018年1月份,丰巢进行B轮融资,申通、韵达全面转让全部股权退出,而中通在此之前已全部出清。同年5月份,申通、中通和韵达同时发布公告,宣布对菜鸟驿站进行增资,其中中通获得菜鸟驿站大约10%股权。之后的故事也顺理成章,阿里系相继投资了通达系成为其股东,至此,通达系全面倒向阿里。而B轮融资后的丰巢,基本成为了顺丰系的独角戏,顺丰关联公司的持股比例超过70%,其余股东除了普洛斯有一定的业务协同外,基本以风投和持股平台为主。相比菜鸟驿站股东之间的业务系统,丰巢显得势单力薄。新丰巢举起镰刀丰巢的翻盘或许就在最近。5月5日的公告显示,丰巢开曼的子公司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速递易的运营主体)及其股东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中邮智递原股东中邮资本(中国邮政全资子公司)、三秦控股、浙江驿宝(菜鸟子公司)、明德控股等减资退出,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开曼的全资子公司,但原股东可以认购丰巢开曼的增发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在丰巢吞掉速递易的同时,阿里系全面撤出,工商资料显示,代表阿里的浙江驿宝法人已变更为中邮资本的子公司。从阿里的风格来看,无法控股的企业不太会进行大规模的整合,速递易的插曲或许只是一场财务投资或者战略防守,真正的武器还是菜鸟驿站。通过一些列资本运作,顺丰系成为当之无愧的智能快递柜霸主,媒体报道,截止到目前,全国共有40多万组快递柜,其中丰巢投入18万组,占比44%,速递易投入约10万组,占比约25%。至此,快递“最后一公里”的战场上,由三足鼎立变成顺丰新丰巢-阿里菜鸟驿站两阵对垒。新丰巢现在的局面是,联手国资(并且是与快递管理部门直接相关的国资),拥有市场近70%份额。或许这就是丰巢不顾用户反对而坚持收费的最大底气。新丰巢举起镰刀的另一大原因或许与顺丰也有着直接关系。我们先来看看丰巢的股东背景,在收购速递易之前,企查查数据显示,丰巢最大的股东是深圳玮荣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07%;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0.29%;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2.28%;深圳市丰巢科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比例为5.87%。穿透去看,深圳玮荣的控股股东为明德控股,明德控股还是上市公司顺丰控股的控股股东;明德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是顺丰创始人王卫,;顺丰投资则是顺丰控股的子公司;丰巢科技合伙企业则是一家员工持股平台。简单说,就是王卫的明德控股通过对深圳玮荣、顺丰控股(子公司顺丰投资)的控股以及对员工持股平台的控制,实现了对丰巢的控制。不难发现,在这一连串公司里,唯有顺丰控股和丰巢是实体业务,即产生现金流和利润的业务,其它皆带资本属性。因此,顺丰能够举起镰刀的空间也只有两大实体产业。丰巢变现迫在眉睫2019年,顺丰控股的财报并不亮眼。顺丰控股去年全年营收1121.93亿,同比增长23.37%;归母净利润57.97亿元,同比增长27.23%。但是,净利润中非经常损益项目占比很大,按照财报的计算方式,剔除这部分,净利润不升反降0.08个百分点,毛利率则下滑0.5个百分点。顺丰控股将原因归结于人工成本上升、科技投入加大、快递均价下滑所致。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快递市场,顺丰2019年的快件量实现了28%的同比增速,但票均收入却下降5.67%。这与市场的确有关系,据邮政部门数据显示,快递平均单价以连续数年下降,近三年就从12.37元降至11.80元。从收入结构来看,时效、经济快件依然占据了高达74%多的比例,也就是说快递业务目前支撑着顺丰控股在新业务方面的开拓(比如冷运、医药、同城、供应链等),以及为科技投入源源不断的输送血液。而快递市场,顺丰的优势也在不断缩小。从订单量维度来看,2019年顺丰不到8%的占比低于申通的11.6%,圆通的14.4,韵达的15.83%。顺丰的优势在于客单价高,但逐年降低的均价将逐步侵蚀这一优势。而出现这一变化的背景则是通达系在电商领域的一骑绝尘,与阿里的深度绑定,以及拼多多的崛起,使得电商订单向通达系倾斜。因此,对于顺丰系而言,无论是应对当下的困境,还是布局新业务,都需要减少亏损,增加现金流。财报显示,旗下的物流园已经开始资产证券化。而除了资本运作外,实体业务也需要争取更多的现金流,最起码也要减少烧钱的程度。而丰巢显然是一项需要尽快止血的业务。快递柜亏损多少?看看当年的速递易就知道了,一度差点拖垮三泰控股这家上市公司。丰巢披露的经营数显示,2017年亏损3.85亿;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2.49亿;成立五年来亏损总计20亿。如果再收购速递易,恐怕亏损将继续扩大。梳理完丰巢的发展之路,我们不难看出,丰巢此次向用户收费已经没有退路,所有的抵制都无法撼动商业逻辑。

2020年05月13日 13:56

盒马鲜生北京计划再开至少10家,现门店已达30家

网易科技讯4月15日消息,北京林奥店、红星美凯龙店先后开业,盒马鲜生北京再落两子。近一个月,北京、上海、长沙、武汉已连开6家盒马新店。截至目前,北京盒马鲜生门店达到30家,五环内覆盖50%的用户。北京盒马总经理李卫平表示。“除计划10家盒马鲜生门店外,盒马Mini、盒马里等新业态都将落户北京。数据显示,全国220家盒马鲜生门店迎来线上线下双增长,特别是线上流量大增,是去年正月的2.8倍,比节前消费最高峰增长1倍多。(彭丽慧)

2020年04月16日 00:31